注册

富力物业:第三方成“谜”

2021-08-03 09:46:52 乐居网 

乐居财经 徐酒眠 发自广州

递交招股书的第三个月,聆讯时效期内过半,富力物业还没有等来港交所的聆讯结果,而最近接到的处罚却是一桩连着一桩。

7月27日,乐居财经从企查查获悉,富力物业旗下广州天力物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天力物业”)得到消防部门一张罚单。因违反《广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办法》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五项,被广州市白云区消防救援大队罚款2.6万元,处罚决定日期为2021年7月12日。

行政处罚刚过,7月28日,旗下天津华信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信物业”),又因劳动争议,前法人杨培军被限制高消费。而在之前的7月13日,华信物业已被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约3.15万元。

筹谋6年之久,富力物业终于在今年4月26日进行了IPO递表。富力物业虽带着“富力”二字,却非富力地产旗下物业,而是李思廉张力的“私有物”。

递表前,二人合资成立“广州富星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将富力物业收入其中,包括其旗下三家物业:大同恒富、天津华信和天力物业。接连涉事官司、诉讼,富力物业的IPO征途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被告比例居多

事实上,这并不是天力物业今年第一次被行政处罚。

1月13日,天力物业就曾因为未依法取得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擅自对外营业,被广州市从化区卫生健康局警告并罚款500元。而在过往记录中,乐居财经从企查查了解到,天力物业受到的行政处罚罚款总金额已有14.45万元。其中,历史行政处罚记录4条,罚款总金额10万元。

除了行政处罚带来的经营风险,天力物业的法律诉讼也不断。

今年以来,天力物业已3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其中,两次被执行标的金额都过万,最高执行标的约达3.03万元。

天力物业的历史被执行人记录多达50条,历史被执行总金额已超160万元。其中,去年被执行人记录就有10条,8条被执行标的金额均过万。

除此之外,今年以来天力物业的司法诉讼不少。仅7月份,就有10条新增开庭公告和1条新增裁判文书。其中的9条新增开庭公告都是作为被告上庭,而新增裁判文书也是被告身份。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天力物业已有裁判文书记录210条,案件总金额为314.76万元,其中企业作为被告的文书占比过半,达54.65%,涉案案由为劳动争议和物业合同纠纷居多。

天力物业之外,华信物业身陷的法律诉讼也不少。其中,有裁判文书记录57条,案件总金额为54.79万元,企业作为被告的文书占比更是高达了87.80%,涉案案由最多的同样是劳动争议。

而其历史被执行人记录也有25条记录之多,历史被执行总金额超50万元,前法定代表人杨培军过往已有5次被限制高消费。

一般而言,物企由于追缴物业服务费,在法律诉讼记录中作为原告的占比会多于被告,不过,天力物业与华信物业的涉案多为被告,且以劳动争议和物业合同纠纷居多。

业绩、负债双压

身在江湖,纷争难免,官司、纠纷也属企业经营惯常之事。其实,业务表现不佳才是富力物业冲刺IPO面对的“急茬”。根据招股书披露,富力物业近几年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

2018-2020年,其累积亏损额分别为3.67亿元、4.03亿元和1.80亿元,同期总资产分别为18.26亿元、12.79亿元、17.61亿元,对应净资产分别为-3.49亿元、-1.01亿元、-1.61亿元。

业绩不振的同时,富力物业的资产负债率还处于较高水平,已经连续三年均超过100%。截至2020年底,其资产负债率为109.1%,较2019年上升1.2个百分点。

富力物业解释称,物业管理费相对较低、员工及保养成本相对较高等市场,以及关联方富力地产的空置物业未收取管理费,是其项目亏损的主要原因。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富力物业的住宅物业管理板块整体平均物业管理费2.41元每月每平方米,商业管理板块整体平均物业管理费10.08元每月每平方米。

成本支出方面,人工成本占比最大,近三年的人力成本分别为10.99万元、12.6.7亿元、13亿元,期内增速为18.29%。

“过往,我们的业务增长主要得益于富力集团的支持。”2018年至2020年,富力物业向富力集团开发的住宅物业服务收入分别为7.43亿元、9.01亿元和10.72亿元,占总收入的40.7%、41.5%及41.3%;向富力集团开发的商业物业服务收入分别为5.81亿元、6.09亿元和6.43亿元,占总收入的31.9%、28.0%及24.7%。

富力物业对富力地产的依赖度清晰可见。不过,富力地产自身的日子过得也不轻松。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富力地产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6.7%,净负债率130%,非受限现金短债比为0.4;同期,其借款总额为1597.3亿元, 一年内需要偿还的负债为638.92亿元。

“倘若富力集团的经验或其开发新物业的能力出现任何不利发展,均可能对我们取得新住宅及商业物业管理服务合约的能力造成影响。”富力物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独立第三方成“谜”

富力物业有意减弱对富力地产的关联依赖。从招股书数据来看,近三年来,富力物业总收入的大部分来自独立第三方客户。

数据显示,2018—2020年,其总营收分别为18.23亿元、21.70亿元及25.97亿元;而其中来自独立第三方的收入占比分别为85.8%、82.9%、76.6%。比重连年下滑,但仍维持在七成以上的水平。

不过,占比如此之高,独立第三方的收入来源却是个“谜”。

从招股书披露的签约与在管数据来看,2020年前,无论是住宅还是商业,来自独立第三方开发商的签约项目数量、签约建筑面积、在管建筑数量、在管建筑面积、收入大部分均没有具体数值,而是用了符号“-”表示。

以2018年为例,来自独立第三方物业开发商的商业项目仅有1个签约,签约面积11.5万平方米,但没有披露具体项目收入。

而在2018年披露的营收数据中,独立第三方有收入,且占比不低。总营收为18.23亿元,独立第三方营收16.64亿元,占总营收的85.8%。

在富力物业的招股书中,“独立第三方开发物业开发商”界定为“独立第三方物业开发商单独开发的物业”,而在最终付费客戶类型划分中,富力物业没有对其中的“独立第三方”作进一步的界定。?

不过同样挂上了“独立第三方”之名,来自独立第三方的在管规模与收入之间的对应情况令人疑惑。

与此同时,富力物业对近三年住宅物业与商业物业收取物业管理费用的披露,也没有独立第三方物业开发商的数据。?

此外,虽然打包了“住宅+商业”走双业务线,但富力物业的毛利率在行业内属于较低的水平。

截至2020年底,富力物业的住宅物业基础管理板块毛利率为13.9%,而上市物企均值在23.64%左右;商业管理板块的毛利率为32.4%,相比几家布局商管的上市物企差距明显,如华润万象生活服务的商业管理毛利率是41.8%,中骏商管的商业管理毛利率为58.8%。

与此同时,毛利率较高的商业物管收入占比低于住宅物管,且呈持续下降趋势。2020年,其商业物管收入占比已由2018年的40.1%下降至32.4%。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