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亏损、高管出走之后 方明卖掉了物业公司15%股权

2024-01-25 23:53:00 观点网 

方圆生活服务2023年过得并不好。

经历了业绩首次转亏、高管出走后,公司股价下探0.071港元,即将与0.062港元的历史最低价处于同一水平。

在股价跌跌不休的情况下,大股东方明选择将手中持有1.57亿股中的38.17%出售给黄鹏,价格为每股0.0833港元,远高于现时股价。

方明作为卖方,对其来说交易价格越高越好。但对黄鹏来说,这个价格明显还有商榷的余地,但在没有其他代价的情况下,接受了这一价格。

据悉,黄鹏为方明的业务伙伴,主要从事投资及经营房地产相关公司、土木工程及建筑公司以及矿业公司。

或许,方明此次股权出售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套现。

卖股时机

1月24日之前,方圆生活服务由方明、谢丽华、黄鹏分别持有公司39.3%、16.2%、0.99%股份,剩余43.51%由其他股东持有。

之后,公司股权架构迎来变化。

方圆生活服务1月24日当晚一纸公告表示,控股股东兼非执行董事方明与黄鹏旗下全资公司Huiyu Investment签订股份转让协议。

根据协议,方明及Mansion Green(由方明与谢丽华分别间接持股30%、70%)将向Huiyu Investment出售6000万股方圆生活服务股份,占到该公司4亿总股本比例的15%。

15%比例的股权出售一度让市场认为方圆生活服务遭到股东套现减持,1月25日公司股价应声下跌7.79%,收盘价报0.071港元。

该公司股价近一个星期持续下跌,由1月19日的0.077港元跌至0.071港元。

据了解,为促成本次股权出售事项,Aspiring Vision(谢丽华直接持股100%)、立顺集团(方明间接持股100%)及Mansion Green于同日也签订了换股协议。

根据这份换股协议,谢丽华将向方明转让其于Mansion Green的30%股权,此次转让后,方明将间接持有Mansion Green公司100%股权。

另一方面,Mansion Green需同步转让方圆生活服务6480股股份予谢丽华旗下的Aspiring Vision,刚好占总股本的16.20%,保持谢丽华在该公司的股权不变。

从结果来看,这笔交易就是方明向黄鹏转让了15%的方圆生活服务股权。之所以还有一个换股协议,也是为了调整简化股权结构。

本次股份出售及换股后,方明通过Mansion Green间接持有方圆生活服务24.3%;谢丽华通过Aspiring Vision直接持股16.2%,保持不变;黄鹏则通过Huiyu Investment间接持股15%,再加上原先直接持有的0.99%,合计持有15.99%。其他股东继续持有43.51%股权不变。

值得注意的是,1月24日,方明、谢丽华及黄鹏还签订了一份契据,用以确定作为方圆生活服务一致行动的人士的关系。其中,黄鹏是作为新成员加入,一致行动集团的领导则是继续由方明担任。这份契据将于上述换股及出售事项完成后生效。

从这份契据内容来看,方明此举更像是为方圆生活服务找来了一位投资者。

黄鹏此次接手6000万股股份所支付的现金代价为499.8港元,折算下来即每股股份0.0833港元。

截至1月25日收盘,方圆生活服务股价报0.071港元,黄鹏所支付的溢价约17.32%。

除了价格之外,黄鹏入局的时机也值得观察。2023年间,方圆生活服务公司股价从0.12港元一路下探至0.09港元,跌幅达25%,即便进入2024年,下跌趋势也未能踩住刹车。

虽然该公司也想进行市值管理,但奈何有心而无力。截止2023上半年,公司银行结余及现金余额约1.12亿元,与年初基本持平,期末银行借款规模达3500万元,最终能动用的资金并不多。

方圆生活服务在公告指出,黄鹏为方明的业务伙伴,旗下Huiyu Investment主要从事投资及经营房地产相关公司、土木工程及建筑公司以及矿业公司。

物企难题

与行业头部企业不同的是,作为“蚊型”物企,抗风险能力有点相形见绌,更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

在谷底的一年里,方圆生活服务2023中期业绩出现首次亏损,期内录得收益同比减少21.7%至2.18亿元;整体毛利为5226.6万元,期内亏损1855.5万元,上年同期溢利1743.3万元;归母净利润由盈转亏,从同期溢利975.5万元减少至亏损2291.1万元。

从分部业绩看,方圆生活服务此次业绩下滑主要是受房地产代理服务业务缩表影响,该部分业务收入较同期减少74%,而公司另一大业务,物业管理服务收入仅减少1.5%。

业绩下行压力中,方圆生活服务还遭遇了公司高管的离职。

就在公司中期业绩发布后不到一个月,2023年9月28日晚间,方圆生活服务刊发公告宣布,容海明提交书面辞呈,申请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

容海明此次“出走”,辞任了该公司所有相关附属公司的其他职位,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在公告披露时,方圆生活服务还未找到合适人选接任行政总裁一职,由公司执行董事兼主席韩曙光暂代职责。

过了不到两个月,11月16日,独立非执行董事廖俊平、执行董事兼授权代表易若峰离职。

其实不只是方圆生活服务,2023年整个物业行业都迎来集体辞职潮。

有数据显示,在65家上市物企中,有47家企业都发生了人事变动,涉及人数108人,其中辞任的高管达86人。

比如金科服务非执行董事梁忠太、韦熠与11月初提出辞任;碧桂园服务执行董事、总裁李长江于10月递交辞呈;彩生活独立非执行董事朱武祥、许新民分别于9月、12月离职;恒大物业公司总经理胡亮、独立非执行董事郭朝晖于6月、9月辞任……

除了被高管离职之外,方圆生活服务还受到关联公司的拖累。业绩亏损的原因,有一部分要归咎到应收账款上。

2023年上半年末,方圆生活服务应收贸易款项规模约1.44亿元,较年初增长约14.93%。其中,应收同系附属公司款项约9615.5万元,应收关联公司款项约4538.8万元,应收非控股权益款项约258.6万元。

1.44亿应收账款规模对头部企业或许不算什么,但对方圆生活服务这种“蚊型物企”来说至关重要,毕竟中期总收入仅2.18亿元,还不到应收账款规模的2倍。

受回款效率的影响,该公司应收贸易款项最终计提减值亏损约2114.1万元,归母净利润亏损也不过才2291.1万元。

对方圆生活服务来说,收回应收账款至关重要,但在行业下行期,方圆地产也自顾不暇,8月份公开宣布暴雷,终止2023年到期的3.4亿美元债交换要约。

在这种情况下,物企很难从房企身上收回被拖欠的款项,最终只能接受地产公司“以资抵债”。

12月6日,方圆地产以云山诗意花园一期的七项商业物业以及位于方圆·新会月岛首府的六个车库,抵销应付方圆生活服务的1310万元款项。

此外,广州增城方圆明盛地产以方圆·广州增城云玺的四项商业物业抵销了与方圆地产应付方圆生活服务的270万元款项。

(责任编辑:蒲莎莎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